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武侠 > 隆庆天下 > 英雄志前传 隆庆天下 第一部 第八章 当年此处定三分 1

那美女微微一笑,脸上透出了干练神气,她目如流波,凝视着崔轩亮,便又挨近了几寸,嫣然含笑:“小弟弟?你姓陈,对吗?”

“对…我…我姓陈…”崔轩亮给她看了几眼,一时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什么都无所谓了,他连吞了几十口唾沫,正痴呆间,又听那美丽姊姊含笑道:“来,跟我说,陈小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崔轩亮手舞足蹈,立时自报姓名:“我…我姓崔…崔…”老陈狠命捏了他的大腿一把,低声道:“你姓陈。”崔轩亮“哎呀”一声,改口道:“我…我姓陈,叫陈崔…”

那女子吃吃而笑:“陈崔?好老气的名字啊。你们也是来三山会馆做买卖的吗?”崔轩亮道:“对啊,尚六爷托我叔叔买货,结果叔叔给人打成了重伤了,动弹不得…”

那女子原本雍容自若,听得此言,不觉微微一凛:“你叔叔重伤了?”

崔轩亮还要再说,大腿又给老林狠捏了一把,他唉的一声痛哼,忙改口道:“没…没事,反正…反正菩萨保佑,我叔叔的病不药而愈了,你看他…他不是带我来送货了吗?”

这话前言不对后语,荒唐无稽,那女子却不追根究底,只微笑道:“说得也是。可惜你的货又给坏人骗走了,是么?”崔轩亮目中含泪,低声道:“是啊,那两人好坏,全是些骗徒…”

那女子笑了一笑,一双大眼滴溜溜地转着,只来回打量着崔轩亮。崔轩亮给她反复瞧着,脸上更红了,他低下头去,羞涩地道:“姊姊,你…你叫什么名字?”

听得崔轩亮称自己为“姊姊”,那美女不由扑哧一笑,脸上的精明一发不见踪影,代以妩媚秋波,浅浅而笑,道:“小兄弟,我夫家姓魏。”夫家二字一出,崔轩亮大惊失色:“什么…姊姊…姊姊你已经嫁人了么?”说话间失魂落魄,好似得知了什么噩耗一般,真个是痛心疾首了。

饶那美女精明强干,见得这副小可怜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给逗乐了,她掩嘴低笑,神神秘秘地道:“小弟弟,我多大岁数了,怎还能当你的姊姊?跟你实说吧,我女儿都有你这么大年纪了,你可得学着尊重点。”

崔轩亮吃了一惊,万没料到这女子竟还有个女儿,却与自己年岁相当?正愕然间,忽见老陈、老林向自己猛使眼色,霎时心下一醒:“啊,这个姊姊夫家姓魏,又有一个女儿,这么说来,她的丈夫莫非便是…”

“魏宽”二字飞入心中,崔轩亮哎呀一声,霎时飞身跳起,他手指那美丽女子,大声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你就是我将来的丈、母、娘!”

“丈母娘”三字一出,那美女呆了半晌,随即忍俊不禁,竟尔放声大笑起来。几名汉子本在屋里勘查,听得笑声传出,莫不愕然回首。连林思永、上官义都从屋中探出脑袋,不知发生了什么怪事。那美女笑得眼泪渗出,摇头道:“好久没这么笑了,小弟弟,瞧你胡说八道的,可真把我逗的…”

那女子笑得欢畅,崔轩亮却始终呆呆望着她,至此方知,原来这女子便是魏夫人,她的丈夫便是“龙帅”魏宽,乃是自己父亲“飞虎”崔风训的结义兄弟。至于她的女儿魏思妍,更是此行登门求亲的对象。倘使这桩婚事结成了,她便成了自己口中的丈母娘了。

眼见未来的岳母俏生生站在面前,尚且如此貌美动人,崔轩亮越看越是着迷,不由自主间,已然深深吸了口气,那声“娘”字正要脱口而出,冷不防老林一个耳光轰来,已将他打了个惊醒。

崔轩亮貌似才子,实则是个傻子,每逢美女现身,往往三魂六魄离体而去,种种行径之怪,当真匪夷所思。老林怕他还有丢人言行,忙将他架到一旁去了。

眼看少爷丢人现眼,只在那儿捂着俊脸,哼哼唧唧,老陈干笑道:“有眼不识泰山了,原来尊驾就是魏夫人,咱们不知者无罪,这…这就告辞啦。”

那女子微微一笑,道:“三位请留步,我有事问你们。”老陈哪想留在此地,只呵呵哈哈蒙混,正想找个机会开溜,却听脚步声响,一名汉子走了过来,低声道:“夫人,我有事禀报。”不待答应,便已俯首帖耳,口中念念有词。

那女子侧耳倾听,眼中妩媚不见踪影,换上了肃杀神色,森然道:“要他们等着,我这就过去。”说着转向了老陈,含笑道,“对不起了,我一会儿还有事,不能陪诸位说话了。欢迎你们来到烟岛,诸位的失物一有消息,我会立时差人通知你们。”

老陈听她说得客气,自是诚惶诚恐,下拜道:“多谢夫人,多谢夫人。”千恩万谢之余,更是频频作揖,那魏夫人向崔轩亮笑了笑,道:“你这孩子长得很好,个头又高,真是人见人爱了。下回你要是有空,欢迎来‘梦庄’里玩儿。”

“我…我现下就有空…”那崔轩亮口涎横流,还想胡言乱语几句,老陈、老林哪容他胡闹,硬架着走了。

三人离了会馆,已有恍若隔世之感。老陈仰望天际,但见蓝天依旧、白云如常,“舜天王街”一样是人来人往,唯一不同的是口袋已空,心也茫然,浑身家当给歹徒拐骗一空,整整惨赔了十万两银子。

此时崔风宪还躺在船上,等着众人回去安顿,可船上的货物黄金全不见了,却该怎么办呢?想起日后的种种为难处,老陈、老林相顾无言。

崔轩亮还在擦着口水,回思方才丈母娘的说话,不禁害羞低笑,道:“陈叔,方才魏夫人和咱们说话时,你怎不提叔叔的名字啊?”老陈狂怒道:“提二爷的名字?你要我怎么提?跟魏夫人说崔家生了个白痴儿子么?”崔轩亮皱眉道:“她…她很喜欢我啊,你们没察觉么?”老陈怒道:“她喜欢你?那你娶她啊!混蛋东西!‘山东宋莲香,谁见谁遭殃’,这般人物,你也敢和她打情骂俏?”崔轩亮见老陈目露凶光,似是真要杀人了,不禁吓了一跳,只得躲到老林背后,蹑足而行。

老陈、老林垂头丧气,一路向岛北走去,打算先回船上与二爷会合再说。刚走过了一个街口,崔轩亮闻到一阵香气,只见路边有不少摊子,全是卖吃食的,他吞了口馋涎,道:“陈叔,我肚子饿。”老陈暴怒道:“少爷!火烧眉毛了!你还只顾着吃?”崔轩亮皱眉道:“不就是歹徒骗走了咱们的货吗?有啥大不了的?”老陈、老林见他闯了大祸,却跟个没事人似的,更是怒火陡生,痛斥道:“十万两白银啊!你都不肉痛么?”

崔轩亮耸肩道:“有啥好痛的,等我娶了魏思妍以后,这烟岛不就是我的地方了?那时我有岳母、有老婆、还有好多的丫环,到时咱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在乎这区区十万两么?”想到快活处,竟哈哈大笑起来。

“少爷…”老林忽然长叹一声,道,“你跟我说,你姓什么?”

崔轩亮讶道:“我姓崔啊,你不记得了么?老陈怒道:“那你还敢说?想你是崔家唯一的血脉,自小受二爷疼爱,如今却算计魏家的财产,似你这般窝囊废的行径,难不成真是人家的招女婿么?”崔轩亮茫然道:“招女婿?”老陈狂怒道:“就是入赘啊!混蛋!你若想改名换姓,大家不妨在此散了,我可不想看你入赘魏家!成了一条死哈巴狗、外带窝囊废!”

“窝囊废!”“窝囊废!”两名老汉疾言厉色,每句话都是不留情面,崔轩亮给夹头夹脑地骂了一顿,不由眨了眨眼,却也不知自己有何不对之处,忙道:“好啦,我…我保证不入赘就是了,你们别生气嘛。再说那个林思永不是说要帮咱们抓贼吗?我看不到傍晚,货就给找回来了。”

老陈骂道:“那要是货没回来呢?咱们该怎么办?”崔轩亮笑道:“那就多等两天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老林怒道:“少爷!你闲我不闲啊!咱们现下一没货,二没钱,可船上兄弟餐餐都等着吃,你想怎么办?”

崔轩亮喃喃地道:“要真没办法,那咱们回中原去吧…”老陈怒道:“回中原?你想回去便回去么?船上的清水呢?米呢?面呢?肉呢?咱们样样都缺啊!咱们拿什么去买?难不成要去抢么?”那崔轩亮给数落了一顿,也火了,大声道:“难道我真喜欢把货弄丢么?好!要抢劫是吧?本少爷第一个带头冲!”他心下难受,眼看不远处站着几名年轻少女,便急急奔上前去,打算先劫财、后劫色,也好给大家做个榜样。

“少爷!少爷!”两名老汉大惊失色,赶忙将他抱住,慌道,“你又想干什么?你闯的祸还不够么?”崔轩亮抢劫不成,索性大哭了起来:“你们老是骂人,干脆让我死吧!那可称你们的心了!”眼见路边有棵大树,便挺起脑袋,直冲而上,打算一头撞死。直吓得两名老汉求爷爷、告奶奶,这才把他劝了回来。老陈无可奈何,还是去买了琉球特产的香猪蹄,让少爷品尝品尝,想来小祖宗吃饱喝足后,定会转个心情。

果不其然,崔轩亮有吃有喝,这会儿便又眉开眼笑了,他手拿香猪蹄,边走边嚼,吃得香甜无比,眼见两名老汉兀自愁容满面,便问道:“喏,这猪蹄挺好吃的,不输婶婶做的,你们要不要吃些?”老陈咬牙咒骂,方知二爷平日为何如此暴躁,原来是给这个小魔星折腾出来的。他推开了崔轩亮,拉住了老林,附耳道:“你那儿还有多少钱?”老林取出了两张银票,道:“全身家当尽数在此,一共四十两。”见得银票亮出,老陈殊无喜色,只是一声长叹:“这是海外地方,银票没处来兑。我要的是现银。”

老林苦笑道:“先跟你说了,今早靠港的买路钱还是我付的,喏,你要现银,只有这些了。”老林掏掏摸摸半晌,只搜出了两块碎银,老陈拿在手里秤了秤,看看还不足一两,他“啧”了一声,便又从怀里掏出全数家当,却也只剩了五两。

在宋莲香的种种德政之下,这岛上连泊船一日也得支付三十两。再看崔风宪受伤重病,一会儿上岸投宿,不免又是一笔花费。本来船上老老小小都在等着尚六爷的这笔买卖,谁知自家的糊涂少爷买卖不成,居然还把本钱弄丢了,这下山穷水尽了,却该如何是好?

老林苦脸道:“现下怎么办?真要去找魏夫人借么?”老陈叹道:“这女人纯是个势利眼,到时借不着钱,白白给她讽刺讥笑,借着了钱,又要给她赚一笔利钱。咱们得咬牙撑过去。”世人嫌贫爱富,本属应然,这趟终究是来求亲的,亲家还未结成,反倒成了债主,这桩婚事如何还有指望?老林叹道:“那咱们怎么办?可要找不孤道长借么?”老陈叹道:“这老道也是个没油水的,我看若真撑不过了,咱们便去找上官义吧。”

“上官义?”老林讶道:“可是方才陪魏夫人进来的那个矮老头?”老陈道:“就是他。我以前和他见过几次。这人也是‘燕山八虎’之一,为了大老爷的缘故,多少有几分香火之情,不会见死不救的。”崔家大老爷,便是“燕山八虎”之首的崔风训,他倘今日还活在世上,崔风宪也不至于给人打成了重伤,崔轩亮更不会变成一个白痴。心念于此,二人不约而同,一齐仰天长叹。

老林道:“对了,这上官义不是武将出身么?宋莲香怎会找他过来查案?”老陈道:“我听二爷说了,当年御驾亲征时,上官老儿为了救驾,给蒙古人砍成了重伤。之后皇上心疼他,便命他留在北京,接掌‘旗手卫’。”

老林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难怪宋莲香这般看重他。”他顿了顿,又问道:“对了,那个尚六爷到底是怎么死的?该不会真个染上瘟疫了吧?”

听得瘟疫二字,老陈心下悚然,不觉脑袋有些发昏,好像发烧了,慌道:“你别吓我了。咱们现下身无分文,要是生了病,那准是死路一条啦。”老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惊道:“糟了,我的头好烫,你摸摸看。”老陈举手来摸,骇然道:“是啊,烫得紧!”两名老头满心害怕,正悲苦间,忽听崔轩亮道:“谁说咱们身无分文了!”说着拿出了几个烂铜板,交给了老陈。

老陈怒道:“少爷别闹了!咱们要的不是三文五文,咱们缺的是大钱。”

崔轩亮哼道:“大钱我也有啊。我方才给你们骂了一顿,这便想起来了,我房里还藏着三百两黄金。”两名老汉怒道:“少爷!都什么时候了,你能否学着正经些?”崔轩亮啃着猪蹄,咯咯有声,又道:“谁不正经了?你们忘了么,那个朝鲜武官叫什么申玉柏的,不是扔了箱金子给我么?”

老陈啊了一声,立时想起了那箱金条,当时崔风宪给人杀成重伤,其后“靖海督师”白璧暇过来调停,便命申玉柏留下那箱金条,当作抚恤之用。老林大喜道:“是了!是了!确实还有那箱金子,少爷收到哪儿去了?”

崔轩亮吸吮猪骨,吃得满面怡然,道:“我昨晚气坏了,想叔叔说做人要有骨气,便拿着金子走到船舷边,打算抛入大海。”两名老汉颤声道:“什么?你…你真这样干了?”崔轩亮哼了一声,左顾右盼,忽见路边有只野狗,便蹲了下来,把手上的猪骨喂了它,道:“我才没那么傻呢。什么骨气不骨气的,我才懒得理。这钱是叔叔用命换来的,我当然得交给婶婶,留给她养老。后来我便把金子藏到舱里、好好收着啦。”他斜目瞧着两个老头,道:“我这般干法,是不是又是窝囊废了?”

老陈大喜过望,一把抱住了他,大声道:“不是!少爷这回不是窝囊废!你做的再对不过啦!”崔轩亮哼道:“那你们以后还骂我不骂?”两名老汉忙道:“不骂了、不骂了,少爷英明神武,谁还敢骂你?”都说吉人自有天相,靠着朝鲜人送来的三百两黄金,足可换得六千三百两龙银,稍解燃眉之急。全船上下总算不必沦为苦力,与那“小方”争饭吃了。

时候已过正午,经历连番事情,谁也没心思说话了。众人一路无话,连着走了十里,渐渐人烟稀少,面前已是一处滨海旷野。怪石林立,惊涛裂岸,比之先前“舜天王街”的热闹气象,另有一番野趣。老陈、老林都不是诗情画意的人,崔轩亮更是不学无术之辈,三个大男人站在岸边赏景,都有煞风景之感。崔轩亮心下感慨,暗忖道:“要是小茗、小秀陪在这儿,那可多好?”转念又想:“若是魏夫人在这儿陪着我,岂不更妙?”慢慢出神忘我,想着三美行的快活,忽听老陈道:“你们瞧那儿。”

崔轩亮心下一喜,以为是魏夫人现身了,赶忙回头去看,却见远处站了两名男子,脚踏木屐,发式怪异,腰上还悬着日本剑,赫然是两名东瀛武士。这两名武士默不作声,也在远眺大海,距离三人约有十丈远近。老陈虽非武林中人,可早年曾随三宝公下过南洋,警觉性自也远胜常人,他拉了拉少爷的袖子,道:“快走吧,别耽搁了。”

三人不敢久留,急急而去,三人前脚一动,那两名东瀛武士迈步便行,双方始终相距十丈。老陈越看越感纳闷,便拉来了老林,低声道:“这两人可是在跟踪咱们?”老林皱眉道:“你成了惊弓之鸟啦?人家只是刚巧走在后头,你便觉得不对劲了?”老陈低声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看咱们暂且别动,让他们先过去。”

老林道:“瞧你怕的。好吧,刚巧尿急,这便来歇歇吧。”看看左右并无羞涩少女,想来无人会放声尖叫,便当众解开裤带,自管自地走上沙滩,大剌剌地迎风而尿。那崔轩亮却甚害羞,低头走到了大石头旁,悄悄解手。

老陈不动声色,悄悄向后瞄望,见一名东瀛人蹲了下来,好似木屐的绳带断了,正蹲着绑缚,另一人则朝自己这个方位望来,一见自己回头,便背转了身子,不愿与自己朝相。老陈心下一凛,眼见崔轩亮蹲在海边洗手,便走了过去,低声道:“少爷,你方才在街上时,可曾见到这两人?”

崔轩亮没好气地道:“他俩又不是女人,我怎会多看一眼!”老陈暗暗咒骂,自知问了也是白问。那老林什么也不管,一时尿完,便走了回来,道:“尿好啦,咱们要走了吗?”老陈忙道:“不忙,咱们先坐会儿。”说着拣了块大石,率先坐下,老林与崔轩亮只好陪伴在旁,席地而坐,等那两名东瀛人离去。说也奇怪,那两人不知是木屐坏了,还是给点中穴道了,始终不曾动上一步,老陈越看越疑,便道:“大家捡块石头,准备防身。”

崔轩亮微微一凛,道:“陈叔,到底怎么了?”老陈低声道:“这两人不怀好意,准有什么图谋。”崔轩亮哦了一声,急急转身,便对着两名东瀛人大吼:“你俩鬼鬼祟祟地干什么?为何一路跟着咱们?”

吼声才出,那东瀛人立时起身,好似绑好了木屐,便与同伴并肩而行,旋即从老陈、老林面前走过,竟然抢到前头去了。崔轩亮茫然道:“陈叔,现下怎么办?”老陈搔了搔脑袋,道:“没事就好,咱们也走吧。”

三人揭过了事情,便缓缓而行,那两名东瀛人始终走在前头,不曾回头察看,想来真是路人而已,却是错怪他们了。老陈放下心来,又过数里,但见日光隐去,天色渐渐阴霾,转眼乌云密布,好似要下雨了,老林慌道:“糟啦,大雷雨要来了,咱们得找个地方避避。”

雷声隐隐,一道闪电从海面上横划过去,虽还没听到雷声,却已十分慑人。只是四下一片旷野,尽是荒芜沙漠,却不知该往何处避雨,崔轩亮忽地大喜道:“别急啊,看,那儿可以躲雨。”两名老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海边生了一棵大树,长于平野之上,颇见高耸。两名老汉怒道:“少爷!你是真蠢还是假傻,到树下避雷雨,是想给天打雷劈么?”

崔轩亮笑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哪会给天打雷劈?快走啦。”话声未毕,猛听轰隆一声雷响,闪电划破天际,直落树顶,气势磅礴无比,那大树给雷电一击,顿时烧了起来。崔轩亮吓呆了,忍不住浑身发抖,两名老汉忙道:“走了!前头一定有市集,咱们快跑吧!”

平地焦雷,轰然有声,三人沿着海滨奔跑,一连奔出数里,天幸大雨还没降下,否则定要成了落汤鸡。正喘息间,忽听崔轩亮叫道:“有了!前头有房子!”众人向前急奔,前头果然现出了房舍,只见路边立了个石碑,上书“太平町”,石碑对面则是一座木造牌坊,涂以红漆,朝牌坊里头看去,却是一座木造精舍,占地虽不广,建筑却颇有古意。

眼看这牌坊颇为古幽,崔轩亮不免又有了好奇心,便在那儿探头探脑,笑道:“这是什么地方?”老陈沉吟道:“不晓得,这好像是庙…”正猜测间,却听老林“咦”了一声,道:“你们瞧后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