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武侠 > 武道狂之诗 > 武道狂之诗4英雄街道 第二章 东军

武道狂之诗 武道狂之诗4英雄街道 第二章 东军

作者:乔靖夫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9-13 20:32:06 来源:本站

颜清桐早就吩咐在前面领路的镖师,尽量加快脚步,因此这支东军在街上前进颇快,渐渐朝城东大差市进发。

燕横、戴魁、李文琼皆脸色凝重,心神极之集中,并没有留意行走的速度。虽然己方人多势众,但对手是以一人之力摧毁整个华山剑派的姚莲舟,不由他们不紧张。

倒是紧随后面的秘宗门韩天豹,江湖历练丰富,察觉有些异样。

“这姓颜的…有点儿古怪。“他悄声向身旁的董三桥说。董三桥所想也一样,向师叔点点头。

就在这时,后面街道远处传来急密的马蹄声。

即使是平日,有人在城内街道策骑已不寻常。更何况是这样的日子?队伍最后头的武者立时紧张起来,一个个转身举起兵器,注视来者何人。

——难道是武当派的?…

直奔而来的是一匹甚高骏的白马,跑姿非常优美,但可见骑者身材细小,隐隐见背后一双兵刃随着奔驰而起伏。

马儿跑到东军队列的尾后距离数步处,骑者才勒住座骑人立止步。前蹄再着地后,那娇小的身形顺势就跃了下鞍,骑术和身手非常灵巧,正是背负双剑的童静。

群豪看见是个娇美年轻的小姑娘,皆感愕然。虽说武当派向来都不收女弟子,但这女孩一身武者打扮,还是十分可疑。

“你是谁?“一个秘宗门的弟子率先喝问:“来捣乱吗?“

“我找人。“童静英气的双眉高竖,那对大眼睛在人丛里扫来扫去:“青城派的燕横。“

“姑娘,你跟燕少侠有什么关系吗?“韩天豹趋前,但还是距离童静七步之遥,恐防有诈。

“我…“童静不知该怎么解释二人关系,想了一想,便说:“我是跟他学剑的。“

“胡说。“董三桥冷冷回应:“没听说过青城派有女弟子。“

童静拍拍背上的“静物左剑“,转过身向众人展示。“这剑就是他送我的。“

韩天豹仔细看,果然跟燕横腰上佩的那柄“静物右剑“一模一样。而且听这女孩说话爽快,跟燕横刚才那两个同伴的气质有些相似,警戒心登时就减低了。

童静本来就不耐烦,这时也不再理会,排开众人就走进队伍中。毕竟是岷江帮的童大小姐,众人就算觉得不妥,但那气势又令他们犹疑。

走在最前头的燕横,早就察觉后面有事情而停下步来,但因童静矮小,一直看不见来的是谁,只是站在原地回头张望。

几个心意门人左右让开通道来,燕横这才看见,童静正双手扠着腰站在他面前。

“你…“燕横的舌头像打了结:“你来干嘛?“

十几天前分手,以为已经是永诀,童静千里迢迢追到关中来,跟燕横再见的一刻,本来期待对方又惊又喜,或者至少问一句“你怎么来得了?““你爹让你出来吗?“之类。怎料燕横第一句是问“你来干嘛?“,好像不想看见她似的,童静一脸怒容。

“该我来问你!“她顿顿足。“你怎么跟荆大哥他们分手了?你在这儿干嘛?“

本来正专心备战的燕横,被童静这么突然出现打乱了情绪,也是非常不悦。他伸手揪住童静的衣袖,把她拉近身旁,急忙说:“别闹了!我们这儿是在做正经事情,你别在这里乱嚷。“

“燕少侠…这位姑娘是你的…?“颜清桐问。

“对不起,颜大当家,她…“燕横左右看看,戴魁等人也一个个在瞧着他,似乎责怪他大敌当前,怎么跟一个女孩纠缠不清。他急忙解释:“她是我朋友…曾经帮助过我。“

颜清桐关心的倒不是这对少年男女的关系。“燕少侠,不管是什么事情,请你跟这位姑娘边走边说好吗…我怕耽误了大家。“

“抱歉。“燕横涨红了脸,拉着童静就一起走。颜清桐马上下令前头带路的镖师继续前进,又吩咐后头的部下带着童静的白马同行。

童静摔开燕横的手,气冲冲地说:“我本来去了『麟门客栈』找你,哪知道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你还没有回答我:怎么跟荆大哥分手了?“

燕横示意叫她说话轻声一点。“我们没有分开…是荆大哥叫我暂时留在这边的。他让我好好考虑。“他听得出童静跟荆裂和虎玲兰碰面了,大概已经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情。

果然童静说:“我听说了,你要跟着这帮人去打武当掌门。“她左右看看。“这里怕不有一百人吧?这么多人去围攻一个人,可真是一群英雄好汉啊。“

童静的声音半点儿没有放轻,旁边的武者都听得清楚,一个个老羞成怒瞪着她。童静却丝毫不以为忤。

“还说什么『考虑』?你都已经跟着他们出战了,也就是成了一伙啦。“童静继续肆无忌惮地说。

颜清桐一直在旁边听着,这时终于也忍不住插口:“姑娘,什么『一伙』的,说话放好听一点。这是武林各大门派一同决定的事情,还不到你来论断。“

燕横急忙又把童静拉到队伍的侧边。颜清桐还是不忘注视他俩。

“你还当荆大哥是朋友吗?“童静迫切地问。

“当然!“燕横断然回答:“可是…这儿的事情,他不喜欢,我也没办法…“

“什么没办法?“童静明澄的双目直视燕横的眼睛。“你呢?你喜欢吗?“

燕横被问得呆住了。他到了西安府以来,就一直没有想过自己本人想要怎么做,念念不忘的是“青城派代表“这身份。

“我跟荆大哥不同。“燕横垂头说:“我背负着跟他不同的东西。“

“我是问你自己喜不喜欢这样干呀?“

“这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

燕横摸一摸身上的“雌雄龙虎剑“。

“这是重建青城派的大好良机,干系着青城武学三百年的基业。身为青城弟子,我没有权拒绝。“

这样沉重的回答,令童静的怒意消去了,有些谅解燕横的想法。

两人随大队一直沉默地走着。

“荆大哥也跟我说过他的往事。“童静又说:“他的经历跟你差不多吧?南海虎尊派也是给武当派灭掉的。他背负的东西也跟你一样啊。“

“可是我从来没怎么听他说过,要复兴虎尊派。“燕横反驳:“我想,也许他在外流浪多年,对自己本派的感情已经淡了。“

“你没留意吗?“童静叹气摇摇头:“荆大哥每次向人自报名字,都没有忘记说门派的名号啊。“

燕横这时想起来,荆裂确是如此。他不禁想:常常带笑迎战敌人的荆大哥,是否只是把悲伤愤怒深藏在心里?

燕横看着童静。

——也许她比我还要了解荆大哥。

“我刚才跟他们重遇时,本来是很高兴的。“童静说。“可是我看见,一向都爱笑的荆大哥,没有笑了。所以我才急着赶过来找你,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燕横沉默。他回忆过去那几个月,四人沿着大江游历练剑的日子。那时候他一心想着如何苦练左手剑,每天教童静剑法又觉得颇是苦差,心情并不如何轻松;但现在回想起来,却突然感到十分怀念。

“你记得当天在巫峡分别时,荆大哥跟你爹说的那句话吗?“燕横问。

童静用力地点点头:“我怎么忘得了?就是因为他那句话,我爹才让我出来的啊。荆大哥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路。』“

“刚才荆大哥也对我说了一样的话。“

燕横看一看身后这支大队。又远眺前方的街道。

“这就是我要走的路。“燕横凝重的说:“不管我自己喜欢不喜欢。“

“是吗?…“童静双眉失望地垂下来。“爹让我来找你们之后,这十几天赶路途中,我一直在反复想着荆大哥这句话,很有意思啊。“她顿一顿,瞧着燕横展颜一笑:“不过现在看来,这句话对你,意思不一样吧?“

燕横向她报以微微苦笑。

笑容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隔膜。童静打量着燕横的表情,忽然好想问他:分别后这些天来,有想起过我吗?

——当然这种话,她是绝对问不出口的。

倒是燕横先问起来:“这十几天,有听我的话好好练剑吗?“

“当然有!“她拍拍身后,他送给她的“静物剑“。“骑马的时候,心里都还在想着剑招呀。那八招『风火剑』,我都已经滚瓜烂熟了!“

“我才不信。“燕横故意刺激她一句。

童静咬咬下唇,手握剑柄。“好!现在我就打一次给你看!“

燕横急忙挥手止住她:“现在不行呀。“

童静看看众人:“好吧。但是离开西安之前,你一定要看我打一次。“

燕横点头,却再次沉默了。

——离开西安府那天,说不定就是跟他们真正分手的日子了。

燕横无言挥挥手,就加快脚步向前走。

童静从后拉一拉他衣袖。

燕横回头。

“我始终还是相信…“童静微笑说:“那个什么也不想,就一个人杀进马牌帮的燕横,才是真正的你呢。“

燕横愣住了一阵子,但是说不出什么,然后撇下了童静,继续跟随队伍前行。

童静站在原地,一个个武者从她左右擦身而过,燕横的背影很快就在人丛中消失。

队伍完全走过,镖师也把白马的缰绳交回童静手上。童静牵着马,仍然站着眺望逐渐远去的东军大队。

——隔着那人丛,她不知道,燕横同时也在边走边回头,不断望向她的方向。

童静想到,荆大哥和兰姐还在投宿的客栈等着自己,是时候回去跟他们会合了。刚才出来的时候,童静还豪言壮语地说:“我一定把燕横带回来!“此刻她感到格外失落。

童静转身。但迈不出第一步。她回头再看远去的群豪,最后一咬牙,就决心再追上去。

刚才燕横和童静在一边谈话时,颜清桐一直在暗中瞧着,担心燕横会被这个不明来历的女孩带走。直至二人分手了,颜清桐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场“好戏“,并不是非有燕横坐镇不可,但是多了这个青城派少侠,他日在武林上传扬时才更加名正言顺。

颜清桐心中盘算,时候已经差不多了,也就伸出左手指头,在自己左眉上连续抹了三次。

看到这手势暗号,一名一直在大街旁小巷跟踪着东军的镖师,从巷口奔了出来。脸容装成非常紧张的模样。

“大当家!“镖师直跑到颜清桐面前。颜清桐也作出期待的表情。群豪停下步来,一一注视着这镖师。

镖师在颜清桐耳边细语。

颜清桐瞪着眼睛,状甚兴奋。

“马上去城西,通知尹前辈!“颜清桐向镖师下令。镖师点点头,也就往西面的巷道跑进去。

“颜师兄,怎么了?“戴魁紧张地问。

“找到了!“颜清桐振臂高呼。群豪听了同时起哄。

燕横紧紧握着“静物右剑“的剑柄。

颜清桐遥指向东北方:“就在那边的大差市!我们这就去进攻!“

——其实他早就知道姚莲舟所在,也暗暗吩咐带路的镖师走近大差市。这一幕报信不过是做戏而已。

“不等尹前辈的西军来吗?“李文琼问。他握着铁锏的手心正冒汗。

“我已叫手下去通知,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颜清桐说:“我们先去牵制着姚莲舟,免得给他跑掉了。“

“他不会跑的。“燕横插口说:“我一直在想,武当掌门打败华山派已经这么多天,为什么还留在西安?我想通了。他本来就是刻意留在这里。他在等我们集齐人马去找他。“

“你说这话有何凭据?“董三桥冷冷问。

“没有凭据。“燕横回答:“可是我知道,武当派的人就是这样的。“

在场百人,就只有燕横一个真正跟武当派对敌过,他说这话甚有份量。

“有道理。“韩天豹点头同意。

“那就不要让他失望了。“戴魁咬牙切齿,一脸胡须似都竖了起来:“我们就赶快过去会会这位武当掌门吧。“他得到师弟李文琼鼓励,急欲挽回心意门的颜面,此刻战意充盈。

群豪齐声叫好,就在镖师领路下,加快脚步朝大差市方向走去,越走越快,几乎要变成跑了。

颜清桐急忙追近戴魁,在他身旁悄声说:“师弟…待会儿包围了姚莲舟所在时,你要带着同门率先杀进去。“颜清桐将一把牛筋索塞到他手上。“生擒武当掌门,乃是名震天下的大功,这功劳就由我们心意门拿了。“

“你疯了吗?“戴魁不解地说:“这不是胡乱逞强的时候呀!先等他现身,看看怎样合众人之力制服他,方才是上策。我可不想带着同门送死。“

“没问题的。“颜清桐一边走着,一边又左右看看有没有人在旁。“因为我知道一件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事情?“

颜清桐把声音压得更低。

“姚莲舟中了毒,已无反抗之力。“

“什么?“戴魁叫起来,颜清桐急忙示意他悄声。戴魁急忙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颜清桐冷静地回答。眼神中却有深意。

戴魁一看,再想了想,恍然大悟。他止步,一手抓着颜清桐的衣襟。

“师弟,别这样…“颜清桐伸手把戴魁的手臂拨开。

戴魁看看旁边,正有几个人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俩。他忍着不发作,又随颜清桐继续向前走。

等到再没有人注意,戴魁才低声沉痛地说:“心意门的名声,给你这混蛋丢尽了。“

“没有人知道就行了。“颜清桐脸上毫无愧色。“戴师弟,所以你更加要带本门的人,首先攻进去。若是被其他门派的人先看见姚莲舟,这事情就可能穿帮。“

他又从腰带内侧,掏出一个小小的黄色纸包,暗暗伸到戴魁跟前。

“你们生擒姚莲舟,把他缚牢了之后,就把这解药喂他。这事情也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姚莲舟本人知道啊。“戴魁说。

“他能说出口吗?人们听来,只会觉得是他落败被擒的借口而已。“颜清桐微笑,把解药在戴魁跟前扬了扬。“毒已下了,没有回头的余地。我们心意门人,是要被人臭骂卑鄙下流,还是要成为当先击败武当的英雄,就全看你决定。“

戴魁思前想后,最后还是恨恨地把那解药拿过来,紧握在拳头里。

“今天之后,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戴魁没看颜清桐一眼,就走往李文琼和众同门那儿。

颜清桐微笑看着戴魁。一切都在他盘算之内:秘宗门的董三桥和韩天豹都是精明之辈,待会儿肯定不会抢当先锋;燕横只有自己一人,亦不足虑;崆峒派则连个影儿都没有;至于西军,他刚才表面上是命令那镖师火速去通报,其实一早已经吩咐他先拖延一轮才去告知。等到尹英川和圆性赶来大差市时,姚莲舟早已成为囚徒了。

——由我亲领的东军,率先擒下武当掌门;出手的更是我的同门师弟…此后天下武林,还有谁不识我颜清桐?

自从他半途而废,离开山西祁县的心意门总馆后,虽然经营镖行一帆风顺,但在武林上始终自觉地位不如人;今次能够掌握这个天大的机会,把众多比自己要高强的武林高手都操在掌中,颜清桐甚是得意。

几年前开始他已经没有亲自押镇西镖行的镖,一直养尊处优,练功也都疏懒了。现在带着群豪在街上快跑也有些吃力,那壮胖的身躯已大汗淋漓。

但他一点儿都不觉得辛苦。比起在场所有人,他更热切期待看见“盈花馆“的大招牌。

颜清桐并不知道:在城外的关中盆地正有三路人马,分从西面、东面和南面,同时向西安府策马或奔行赶来。

殷小妍按照那客人的吩咐,把房间迎街的一排窗子都用床帐掩挂。房里顿时变得幽暗。

挂好了帐子,小妍马上回到书荞姑娘身边。书荞躺在床上,身体好像很寒冷般缩成一团,紧裹着被褥,那原本美丽的脸如纸般白,辛苦皱成一团,额上都是汗珠。失去血色的嘴唇张开,短促的呼吸着。

小妍握起她的手掌。掌心湿滑而冰冷。

小妍焦急得眼眶红了,但强忍着不哭出来。她回头看看那客人。

客人端正地坐在房门旁的幽暗角落里,面目完全隐在阴影中,看不见样貌和表情;肩头披着那袭奇怪的纯白长袍;那个神秘的长布包,此刻平放在他腿上。他的一只右掌轻轻搭在布包上。

那只手掌,在微微颤抖。

“我…我…“小妍又看看桌子上那翻倒的茶壶。“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茶…是怎么回事…“

虽然看不见,但小妍隐隐感受到,客人一双眼睛正在瞧着自己,正在判断她是不是说谎。

小妍知道,只要这客人一个决定,自己将要比书荞姑娘更快告别这个世界。

一会儿后,客人的手掌,移离了长布包。

“你很害怕吗?“客人的说话声音,比平日急促。

小妍摇摇头。“我…要去找大夫来帮忙吗?“她问。现在她最担心的是中了毒的书荞姑娘。

“没有我准许,你绝不要离开这个房间。好好看着她。没事的。他们要对付的不是你们。“

那客人停顿了一阵子,似乎要用力呼吸数次,才再接着说:“不要自责。这事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

小妍用力地点点头。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是些什么人。她只是感觉:这个客人即使在如此状况下,说话还是具有一种镇定人心的力量。

其实就算没有客人的命令,小妍也不会走——书荞姑娘是“盈花馆“里唯一待她好的人。

突然那客人的右手又迅疾搭上长布包。身子在椅上稍一挪动。

小妍瞬间错觉,那幽暗中的客人,突然向着紧闭的房门扑过去。定睛细看,却见他身体还是坐在原位未动。

——只是激射而出的杀意。

同时门后传来一名男人的语声:

“玄武在地。“

客人一听这暗语,杀意马上散去。但手还是没有离开布包。

“开门。“他向小妍吩咐。

小妍战战兢兢地上前提起门闩。门只开了一半,一条身影已经无声窜进来,掠过小妍身旁。小妍把门关上,回身细看,才看清那高瘦白脸汉子的容貌。汉子右手反握着一柄不足两尺长的短剑,把闪亮的剑刃收藏在前臂底下。他双肩和腰间的皮带上,还插着另外五柄同一样式的飞剑。

汉子把右手剑归还左肩的剑鞘,朝着那客人半跪。

“弟子『首蛇道』樊宗,与同门八人,下山到来援助。“

小妍听见很是讶异。这汉子比那客人看来还要年长一些,却是那客人的“弟子“。

樊宗又继续说:“弟子查知敌人的阴谋诡计,因此追踪到来这里。不知道掌门…“他转过头,瞧见桌上的茶壶,即知不妙。

小妍再看那客人,仍然端坐在幽暗中,未发一言。

“趁敌人还没有来,让弟子带掌门先逃——“樊宗说到这里,突然像说错话般止住,然后伸手往自己脸上刮了两个巴掌。

小妍看傻了眼: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

——她不知道:武当弟子在掌门面前,这个“逃“字,乃是禁语。

房间中沉默了良久。然后那客人终于开口。

“我留在西安不走,本来就是要等各门派人齐集,再一举将之击败。只是猜不到他们竟用这等手段…我这状况下,与其冒着在街上遭遇敌人的危险而走,不如留在这里。“他说着,又指一指躺在床上的书荞姑娘。“何况,我正等着他们把解药送来。“

樊宗站了起来,没再多言。掌门的话,对武当弟子而言是绝对不容质疑的。

客人这时指一指搁在桌子上的笔墨。原本是给书荞姑娘题诗用的。

“小妍,你会写字吗?“

“书荞姑娘教过我。“她疑惑地回答。“不过太深的字我不会写。“

“行了。“

客人左手把肩上披着的那袭白袍卸下来,甩到跟前地上。

“你替我在上面写几个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