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都市 > 芙蓉簟 > 结局

芙蓉簟 结局

作者:匪我思存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9-13 20:31:09 来源:本站

她最后还是把车开到东瞿广场去,她这一阵子常常来,连地下车库里都已经有一个车位是标明属于她专用。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停车场的保全人员在和她打招呼:

“傅小姐,过来了?”她机械的点着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进了大堂,一路都有东瞿的员工和她打着招呼:“傅小姐”,语气恭敬。那当然,人人都认为她不久以后就是易太太,未来的老板娘。

她进了专用电梯,因为这电梯可以直接进他的办公室,以往上来都是这样,她不爱让秘书们看到,他们对她老是一层敌意。

电梯到了,她在屏风后隐约听到他正和秘书在说话,她就屏息静气,等秘书出去了,她才绕过屏风走进去。

他看到她了:“圣歆?”笑着说:“我刚刚还给你打电话呢,铃响到一半,突然关了机。”

她也笑了笑,他教的,什么状况下都得笑出来,别人不防备了才能给他一刀,她说:“没电池了,我是怕你着急,正好又在附近,所以跑上来了。”

他站起来,伸手欲抱她,却看清了她的脸:“你怎么啦,眼睛红红的,是不是哭过了?”

她说:“没事。”极力的笑着,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弯了下去,她怕他看出什么来,连忙的伏到他的肩上去,低声的问:“你忙吗?”

“不忙。”他说着,吻着她的发:“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她却不作声了,他吻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圣歆,我爱你。”

她大大的震动了一下,两滴眼泪就措手不及的滚下来,落在他的西装外套上,一瞬就不见了。她问:“你到底有多爱我?”

他怔了一下,推开她来看着她。

“真的有爱东瞿那样爱我吗?”她继续问:“还是只是随便说说?”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笑着说:“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说哭就哭。我当然爱你胜过东瞿,你瞧,现在我不就是扔下东瞿不管,在和你说话吗?”

内线正好响起来,他按下接听,秘书的声音在空旷的室内回响着,真有些陌生:“易先生,丁先生的电话在外三线。”

“就说我不在。无关紧要的电话暂时不要接进来。”

秘书应着“是”,他关上内线,又问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把圣欹那张副卡举起来,他接过去看了看,笑着说:“怎么了?我的信用卡副卡,有什么问题吗?”

“你给过很多人?”

他大笑起来:“你一向很大方,今天怎么喝起醋来?也不算很多人,只不过有六七个人手里有,逢场作戏嘛,看看你这样子,都吓着我了,在哪里弄到的,是不是我今天晚上又得睡沙发?”

“这一张,是我从圣欹的房间里找出来的。”

他笑了:“那又怎么了?”

她没想到他完全是一幅不在意的样子,呆了一下,才问:“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吗?”

“有什么好解释的?”他轻松的笑着:“既然你找到了这张副卡,一定也就知道了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我并不觉得要向你解释什么。”

她完全的意外:“易志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游戏结束了,傅圣歆。”他淡淡的笑着:“我原本打算送自己一件生日大礼,你却沉不住气,提前送来了,不过也没什么,我还是很高兴能收到这份礼物。”

她看着他,仿佛已经知道他要说出什么话来。

“你不要以为你妹妹是什么小孩子,她和我之间也是完全的利用关系,我说出来的话你是不会信的,我有几卷带子,你自己看。”

他按了桌上的一个按钮,墙上降下来一张银幕。是圣欹,她斜倚在沙发上,一脸的幽怨与不满,傅圣歆从来没有见过妹妹这种妩媚的姿态与表情,不由怔住了,

可是的确是圣欹。录音的效果不太好,她的声音沙沙的:“我要告诉大姐。”

易志维在画面的另一侧,他的声音也有杂音,可是还是很清楚:“你敢!”

圣欹将头一仰,大声的笑起来:“真有趣!你怕什么?”

“我和她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如果识趣,就别多管闲事。”

圣欹将脸贴在他的脸旁,声音也甜得发腻:“我说着玩的,我们的目标可是一样的,只要你帮我把家产夺回来,我才不管你怎么摆布她呢。”

傅圣歆完完全全的惊呆了,两只眼睛看着屏幕,就像不认识圣欹一样,是的!她根本不认识她!她不是圣欹!她不会是圣欹!

他换了一卷带子,这回却是傅太太,她侧着脸对着镜头,絮絮叨叨的说着:“易先生,我可是把我们大小姐瞒得好好的,我一个老太婆,女儿又这样莫名其妙自杀了,我如果把你们的事告诉了大小姐,易先生,你是个聪明人,你晓得我的意思。”

易志维是背对着镜头的,看不出他脸上有什么表情,他写了一行什么,把那张纸撕下来。薄薄的一张小纸片,傅太太笑得满脸的皱纹都成了菊花:“谢谢易先生!”

“这一千万你拿走,我希望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你如果认为以后我就成了你的自动提款机,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会保证你在台北消失。”

“不会的,易先生,我以后再出不会来烦你了,谢谢你。”

他关上了投影机,她木头人一样的站在那里。他含笑问:“明白了吗?你的家人,你所谓的妹妹,其实都是在算计你。”

她的声音完全不像是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来的:“那她为什么自杀?”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轻轻的说:“因为……我让她上了当……我建议她把全部的钱,还包括透支的一大部分,都套牢在了股市中,她当然破产了,我又不肯帮她还帐。”

她摇摇欲坠,天!前几天他建议她买期指……

“不错,我用对付你妹妹的手段来对付你。再过二十四小时,你就会发现,你也一分钱也没有了,反而要欠银行一大笔债。”

她的声音嗡嗡的:“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傅圣歆,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事实上,我恨你,恨你们傅家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傅良栋。你也许知道,是两家公司买通郝叔来,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一家是富升,另一家就是东瞿。傅小姐,我很高兴的告诉你,傅良栋是我逼死的,我让所有的银行不提供同业拆借给华宇,傅良栋知道他的对手是我,他无路可走。”

“易志维!”

“想杀了我吗?”他微笑:“傻瓜,你爱我呢。”

该死的人是她自己,她喘息着,看着他,他竟然还可以笑得如此灿烂。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轻拍着她的脸:“你很容易就忘记了父仇,我可没

那么好的度量。我真应该带你回家去看看我的母亲……我曾经有过的家,全世界最幸福的家……轻而易举就毁了,父亲死了,母亲疯了,我才十岁,弟弟还没有满月……家产差一点让堂叔夺去,我发过誓,我发过誓要把一切都讨回来,我也做到了。你有没有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死去?你有没有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疯掉?在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就起誓,我要让你看着,我一定要让傅良栋最爱的一个人看着,眼睁睁的看着……”

她心惊胆寒的看着他脸上扭曲的肌肉,他一把抓住了她:“傅圣歆,这是我送自己的大礼,你欣赏吗?”

他的气息扑到她的脸上,她从来没有这样的绝望过:“你放开我!”

他沉沉的笑着:“你打算怎么办?再回头去找简子俊?哦,我忘了告诉你,他是我的合伙人和最佳拍挡,我们有很多年的合作感情了,没人知道,富升和东瞿从来都是在唱双簧。我等着你走到这一天,我等着简子俊向你透点消息后你去找私家侦探……”他嗤笑一声:“我等着你慢慢来发现这张网住你的天罗地网……”

一个接一个的炸雷向她劈过来,而她无处躲无处藏!

“你怀孕的新闻是我授意新闻界刊登出来的,因为我根本不想要那个孩子,替我生孩子,你还不配!”

她的双眼模糊起来,天与地都摇晃起来。

“你不过是个可怜虫,让我和简子俊玩弄于股掌之上。我知道你现在很绝望,不过没关系,你还可以死,一死一了百了,什么痛苦烦恼都没有了。

她只能发出喃喃的声音:“你好残忍……你好残忍……”

他大笑起来,回答她:“是你太笨,太天真,你以为真会有什么爱情存在吗?你以为我会爱上你吗?你以为爱情是可以胜过仇恨的吗?可笑!”

她太笨!她知道,她永远比不上他们这些聪明人……

她在他的笑声里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去,她进了电梯,她下楼,她开了车回家。她有些茫然的看着这套美伦美奂的公寓,不!只是他的房子,这不是她的家!

她走进洗盥间,洗脸台上放着一包她昨天刚刚替他买回来的剃须刀片,她顺手就拿了一片装在自己的手袋里。

她开车回傅家去。

继母在客厅里:“大小姐……”

她绕开她上了楼。家……这里才是她的家,就算什么都没有了,这里仍然是生她养她的家……

床上铺着旧了的芙蓉簟,红润如玉的芙蓉簟……父亲的芙蓉簟……

她睡倒,就像是伏在了父亲的怀中,她没有哭,因为她一滴眼泪也没有了,冰冷的芙蓉簟呵!

她在手袋里摸索到了那片刀片,她拆开封纸,他只用这个牌子,她记得。雪亮的薄薄利刃,在晕暗的光线里闪着一星乌蓝。她的脸上浮起一个幽幽的笑来,她自言自语:“真美。”

乌蓝色,真美……

她没有自杀,她换了件衣服就回到公寓去,像平常一样若无其事的做了一餐丰盛的晚餐,在桌子上放好了烛台,手里紧紧攥着一个打火机,关了电灯坐在那黑暗里等着,等着他回来吃饭,她就把蜡烛点起来……

烛焰也会是乌蓝的心,跳动着,忽闪着……

她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一定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在这里出现了,所以一推开门,走廊里昏黄的光线照着她,她像一尊石像一样端坐在那里,身上笼着光的黄纱,神秘而美艳,他呆住了。

她盈盈的笑着站起来,轻轻的说:“你回来了?”

他的脸色大变:“怎么屋子里有这么浓的瓦斯味道?你在做什么?”

她幽幽的笑着,说:“你也闻到了?我真不习惯这个味道。可是……”她举起手里的打火机:“我们点上蜡烛吧。”

他扑过来抢她的打火机,她含泪笑着,将早已发僵的食指按了下去……

热……

令人窒息的热……

“圣歆……圣歆!圣歆……”

“圣歆!”

“醒醒,维,你醒醒,你怎么了?”

他被摇醒了,夜那样的静,他还可以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床头的灯开着一盏,他有些茫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熟悉脸庞,熟悉的带着睡意的眼睛,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仿佛是突然之间,他下意识的痉挛着一下子抱住她,长长的吐了口气,将脸埋进她的发间:“圣歆,我爱你。”

“你这是怎么啦?”她有些好笑的推开他:“睡得好好的突然大喊大叫,醒了又这样莫名其妙。”

“哦,”他的意识在逐渐的清醒,自制力也在一点一滴的回来,一切都回来了……他笑了笑:“我做了个噩梦。”下床说:“我去喝点水,你要不要?”

“我不要。”她翻了个身,声音中满是浓浓的倦意:“回来记得关灯。”

等他回来,她已经睡着了,他还是忘了关灯,厨房那点昏黄的灯火从门上的磨沙玻璃上透进来,朦胧的像是旧历十二三的月色,好虽好,总是残的。他睁大了眼睛看着,睡意一点也没有了,他静静的听着身畔她均停的呼吸。她睡得真好,她睡觉总是像个孩子一样,从来就是这样,她是个没心机的孩子,不是吗?她这样毫无疑虑的相信他,她难道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才是她最可怕的敌人吗?

他没有睡好,一进办公室脸自然就板起来了,秘书们说话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中期业绩不佳,他正好在会议中名正言顺的发了一顿脾气,几个董事经理诚惶诚恐的看着他,他的一腔怒火只好强咽下去,算了,他们也不是没有尽力。挥了挥手,助理立刻宣布“散会。”,众人都是如获大赦的样子,鱼贯而出。偌大的会议室立即空荡荡的了,橡木的桌面打磨得光亮如镜,反射着天花板上满天繁星一样的灯光。他打开银质的烟盒,取出了一枝烟。

黄敏杰默不作声的替他点上烟,低低的叫了一声:“易先生。”却迟疑了一下没有说下去。

他正没好气:“跟谁学的吞吞吐吐的样子?”

黄敏杰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挨了骂一声也不吭,只一五一十向他汇报:“经纪行打电话来说,傅小姐买了九千多万的期指,我想她手头的资金加上银行抵押大约也只有这么多了。”

看着老板没什么反应,停了一会才问:“我们是不是要照原计划进行呢?”

他依旧是沉默着,看着指尖袅袅升起的苍白烟雾,太久没有抽过烟了,闻着这味道真有些陌生。过了半晌才说:“我想静一静,你先出去吧。”黄敏杰的嘴角动了一动,想说话,看了看他的脸色又忍住了,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只让他听见了一声落锁轻微的“咔嚓”声。

他随手将一口都没有吸的烟又在烟缸里掐熄了,他只是偶尔抽烟,对于这种不良的嗜好,他一直有能力克制自己。可是傅圣歆呢,他迟早是要面对的。他得承认,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不良嗜好,可是……他真的上瘾了,如果将她从自己的生命里完全剔除,自己真的会像当初计划的一样无动于衷吗?

假戏真做是他犯的唯一错误,他还有能力改过来吗?

桌上一个暗红的小灯亮起来,他有些不悦的按下接听:“我说过我要一个人呆一会儿。”

“对不起,”秘书小心的回答说:“是傅小姐的电话。”他立即说:“跟她说我还在开会。”

再依赖的瘾他也可以戒掉。他有这个信心,他是易志维,天底下没什么事是他办不到的。关上内线电话,他站起来,还有大把的工作等着他,东瞿——他缔造的商业王国等着他,他创造过神话,当然不会败在一个凡人手里。

晚上他特意给自己找了些节目,约了位美丽的服装设计师吃法国菜,然后再开车上山兜风,最后他在凌晨三点半钟才回到自己的公寓。

开门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他放轻了动作,几乎是无声无息的用钥匙打开了门,屋子里黑黑的,可到底是他的家,不用眼睛他也知道哪里有家俱,他不会撞到墙上,可是最后他却走进了书房,关好门才开了一盏小灯,对着镜子仔细的看看了自己。

他回来之前洗过澡了,他不想让她见到什么痕迹,她其实很聪明,事情既然一天没有揭穿,她就依然还是他最爱的人。他珍爱的、拥有全世界的一切,不会有一丝的不悦打扰她。他有些自欺欺人的扯开领带。

顶上的吊灯突然亮了,他惊讶的回过头,不知什么时候门已经开了,她就站在门口,手还按在灯掣上。有些怔仲的看着他。

最后还是他先开口:“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我想等你回来。”

他嘴角歪了一下,算是笑了:“下次不要了,这么晚了,有时候有事我不回来了呢?”

她也笑了一笑:“你饿不饿,厨房还有一点稀饭。”

“我不饿,”他有意轻松的捏捏她的脸:“你先睡去吧,我洗了澡就来。”

她捋了捋鬓边的碎发:“你不是洗过了回来的吗?”她笑了一笑,解嘲似的:“你身上还有洗发水和浴液的味道。”

“圣歆,”他叹了口气:“你不高兴吗?对不起。”

她抬起眼,幽幽的看着他:“志维……我……只是很害怕。”

他打断她:“睡去吧,太晚了,有事明天再说。”

她却说了下去,艰难的、断续的:“我不知道……我们还有几天,几个小时,或者……还有几分钟……几秒钟……”

“我累了,我们明天谈好吗?”

悲凉的笑从她唇畔绽开,她的声音小小的,梦一样:“明天……我们还有明天吗?”

他的表情几乎要僵在脸上了,她的声音还是虚的,梦一样的,像是大风卷起来的羽毛,无能为力的,不由自主的:“你这几天老是做噩梦,你梦见什么了?和我有关系吗,你总是说梦话,好几次你都叫出我的名字。”

她看着他,静静的、悲哀的看着他:“我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或者说,是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说过你爱我,就算是真的。可是,你对我的爱也不能够抹杀一切,你一向恩怨分明,你不会为了我忘掉过去发生过的一切。傅家欠你的,你一分不少都会讨回去,金钱上的,人情上的,一分都不会少。我知道的。”

“我想简子俊和你在这件事上一定是拍挡,也许早就是,他向我透露的线索,也许也是你授意的。你一定早就在布这个局了,郝叔来说是两家公司合谋,从而导致我父亲的死,这中间有一家公司是东瞿吗?”

“易志维,你是个魔鬼,你早就算准了一切,你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着傅家人一个接一个的钻进来,你是想让我一无所有吧,现在我的确一无所有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闭起眼,眼泪滚滚的落下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一向比他笨,可是这次她却太聪明了,她就聪明这一回,就够了,足够了……

她早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了他——终于还是连他也失去了,或者,她从来就没有拥有过他,只是他给她造成了一种拥有的假像……

就像父亲的芙蓉簟,她以为就是代表父亲,其实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呆了多久,他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了,他一天一天的拖延着,可是这一天还是来了,他精心策划的天衣无缝的计划,他早就想看到的结局,他赢了,他应该笑着举杯庆贺。

远远的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像是嗑睡的人不当心碰了一下头,他突然发疯一样的冲进隔壁的睡房,窗子大开着,窗帘在夜风中翻飞成巨大的黑色翅膀,他扑到了窗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见,底下是黑沉沉的夜色,黑得深得海一样,海一样的绝望……

他的手捶碎了旁边的一扇玻璃,血顺着支离的碎纹在往下滴着,他一点也不觉得痛,他只是麻木的站起来,他把他最珍爱的一切毁掉了,他亲手扼杀了自己的爱情,最后她是带着半信半疑走的,她不相信他真的爱她,因为她不相信他会把真爱的人毁掉,连他自己也不信,可是他还是做了。

他彻底的赢了吗?

他像负伤的野兽一样咆哮着,他输掉的是一个世界,一个他再也不会拥有的世界!他有多爱她,只有他自己知道。

血汩汩的顺着手腕流下来,他像愤怒的困兽一样绝望着捶打着玻璃:“圣歆!圣歆……”

今晚的噩梦,再也没有人能叫醒他了。

“现在报道特别新闻,著名金融巨子、东瞿首席执行总裁易志维的女友傅圣歆今天凌晨四时许,在易志维位于天母的豪华公寓中坠楼身亡,原因不明。据警方发言人称,他们接获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并未发现有疑点的线索。而据现场急救医护人员证实,他们赶到时傅圣歆已经死亡。据警方公布的情况表明,惨剧发生时易志维先生也在现场,目前东瞿公关部拒绝一切媒体访问……”

……

“关于东瞿首席执行总裁易志维女友傅圣歆坠楼惨案已有新的进展,目前警方已排除了谋杀及其它的可能,认定这一悲剧是自杀事件,目前易志维仍然没有接受任何访问,东瞿公关部呼吁媒介自制,不要去打扰悲痛中的易志维总裁……”

……

“今天是傅圣歆出殡的日子,令人失望的是,东瞿总裁易志维并没有出席葬礼……”

“真可惜。”

“是啊,他从我的书里翻出她的照片的时候,那眼神我就知道他是真的爱她,可惜他竟然还是下了手。好自制,好毅力,怪不得这十年大风大浪,他都站得那么稳。”

“所以恐怕你我还得等。”

“我不介意等,只可惜我以为寻见他唯一的死门,能予以掣肘,没想到还是失算。”

“其实他的死门应该是你,只不过他永远都想不到。”

“你呢?你好像铁石心肠,可是你告诉过我,你曾给过傅圣歆一次机会。”

“是啊,如果她肯真的嫁给我,我便放她一条生路。那可能是她唯一的生路,但她偏偏没有选。”

“好笑,到死她都是爱他的。”

“其实他亦爱她,但比不上我爱她。”

“你爱她?”

“不信么?等你遇上你爱的人,大约你就信了。不过,这世上的爱情,无可奈何,身家利益总要排在前头。”

……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