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历史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446 转向人生(27)三合一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446 转向人生(27)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9-13 20:26:35 来源:本站

转向人生(27)

《我和我的闺蜜》这一期在云省拍摄的。那地方的夏天, 有些地方气温是挺高的, 但像是在昆市周边,那温度不算高。上三十度的气温也就那么十来天,其他时候的气温都在三十度之下。若是遇上下雨, 很凉, 甚至有些冷。

“四季无寒暑, 遇雨如过冬。”林雨桐叫检查丫丫的行礼箱子,“带两件厚点的……对!那个户外防风衣就行。”

收拾来收拾去的,她也就一个小小的皮箱就装下了, 然后再背了一个双肩包, 可以了。

文竹后悔的什么似得, “早之后我就上后半程的课了。”这孩子有个好处,计划内的事情就会按照计划去执行。在外面报班,报的哪一期就去上哪一期, 绝对不会因为可去可不去的事去改动它。

她喊文韬:“你不去吗?”你那也不是上课。

文韬不去,“我才说要学射击的。那边俱乐部请了市局的一位外勤刑警做教练的,人家是有空才去。这回据说是受伤之后有点假期, 在场外指导可以。这机会难得,错过了这次不定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云省又跑不了, 什么时候不能去玩呀?”

那倒也是!

两人在边上缠呢,回来要记得给买什么买什么, 要拍照发过来,要怎么怎么着,感觉不拿个本记下来都记不住。

文心在门口看了几次, 她不敢说跟着去的话,就给文华发消息:林姨要带丫丫去参加节目。姐姐之前不是想要资源吗?

文华愣了一下,丫丫不可能面对镜头,所以,压根就不是上节目的。带过去玩倒是有可能。她直接怼:“人家靠本事考上本科了,人家学那些多余的东西,你管得着吗?人家把驾照拿上了,人家也满十八周岁了,你管的着吗?”

文华基础比人家还好,如果文化课上了二本线,那选择就多了去了。哪怕不读艺术类,也是有很多选择的吧。结果她读的那个三本还有那个专业,真的,不是家里富裕的,真读不起的。说到底,人家靠本事,你靠钱,你还瞎bb什么呢?

再说了,驾照你拿到手了吗?

从开始的天天训练,到现在的一天训练两次。自己当年也是半个月就拿到了呀,只要真的去学,只却做一件事,怎么就学不会的。可没人陪她去练车了,她以学画画为由,训练的时间大幅度缩水了,这还不定什么时候拿到驾照呢。

叫你干啥你都没恒心干下来,你管人家是去干啥的?自己的事情弄明白了吗?

怎么爽怎么怼,怎么刺激怎么说,说的这边话才说了一半,那边挂了电话,世界终于清静了。

说是叫丫丫当助理,但其实哪里真用她?小白找了个刚毕业的学生,也就比丫丫大几岁,叫常欣,临时充当林雨桐的助理,大事不用她管,只要处理一些日常琐事和出门的一些事宜就行了。另外还有化妆师、形象设计师,再然后还带了一个女保镖兼司机。所以这一行就得六个人。

跟俞红两个人在机场汇合,坐的一趟飞机非过去。

俞红见面就笑,“我这是蹭了你的热度。”

林雨桐就道,“没有您的提携,热度哪里上的去?”

第一次访谈节目能做的不错,首先得是俞红的知名度,这么些年也不见衰了多少。那个年代家喻户晓,如今不常出来了,但一出来,大家还都会忍不住的关注她。这才是真正的名气!

林雨桐这么一捧,俞红就特别高兴。现在很多突然红起来的孩子,看着她们这些老了的,青春不在的,那说话是很不客气的。

两人就跟真的闺蜜似得坐在一起,林雨桐就跟对方介绍丫丫,“我的大闺女。”

“阿姨好!”这种人物当年只能在电视上看见。

俞红忙点头,“你还你好,是叫丫丫吧。你妈不止一次的提到你。高考完了?”

“是!”丫丫应着,“在放暑假呢。”多余的废话一句没有。

俞红不问成绩,也不问考了哪个学校,应该是知道才被认回来的孩子,基础本就没打好,问出来就很叫人尴尬了,她只说一些去哪里玩的话,哪里好玩,哪里的什么好吃,应该趁着年轻,多出去走走。

林雨桐倒是主动跟人家说了,“一年前,还补初中的东西呢。今年考了个二本……”

“那可太了不起了,这是下了苦功夫了。”俞红真心实意的夸赞,“以后考研,还有机会。专业选择的空间也很大。再者说了,现在这走出大学门,干自己本来的专业的,那情况可太少了……”

人老成精,能混迹一辈子,那真是人通透的很。一说情况,人家就知道学校和专业都不尽如人意。所以,她说的话都是朝给人宽心的方向说的,特别的真诚。

她还不避嫌,说以前恨红的大咖级别主持人,谁谁谁是哪个地方的师范学校毕业的,谁谁谁就是文工团拉大幕的,都是一个个一路奋斗到那么高的位置的。金钱呀,权利呀,名望呀,“人嘛,得认识自己你,但也别小看自己。别给自己设限,说我只要求做到哪里哪里……不到闭眼的时候,谁知道会怎么样呢?踏踏实实的往前走,老天不会亏了谁。”说着,就说起她自己的女儿,她有过三段婚姻,大儿子都已经成家了,小女儿还在读大学,“她的情况就是当年畏惧高考,高三都读了一半了,结果第一次模拟考试,考的不理想,然后整个人心态崩溃了,回来死活就不去了。坚决不高考,要出国。那我说,出国也行。跟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出去了人家花费多少你花费多少,觉得不够,你给人刷盘子去,送牛奶去,我管不着。也跟她父亲沟通,说不要给她那么多钱……她父亲也很配合,我们真说到做到。结果在那边一年多了,也上了大学了,打电话回来,说妈妈,这个赚钱太不容易,以前太大手大脚的……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多给钱,她反倒用刷盘子赚的钱,过年回给家里人买礼物。我就说,这个大学上不上的好不要紧,只要知道这个道理,哪怕大学不读,这个时间都没有白费。”

一路上絮絮叨叨,说的都是家里的事,很自然的就亲近起来了。

下了飞机,就有节目组的车来接,也就开始拍摄了。

林雨桐和俞红一辆车,丫丫拍呗拍上去,就跟常欣在一块,节目组给每家的艺人暂时还提供一辆车,为了出门方便的,因此,几个人上了最后一辆车。

都知道丫丫是谁,那就没丫丫什么活干,大家分出一大半的精力在照顾她。

因为林雨桐实在是太省心了,特别好伺候一人。身边跟着随时倒水拎包的,那基本不存在。

另一边呢,俞红老师也一样,“我们那个时代的艺人,哪有那么大的谱呀?”

两人坐在后面,就是这么一种说法方式。

然后来接她们的节目组成员:“……”这句肯定得掐了的呀。他引导两人说话,“之前就想着邀请林姐的,后来听说林姐挺忙的……”

“对啊!她真的很忙。”俞红接过话头,“这次是我生拉硬拽,把她带来的。”她听说了那个叫李默的曾邀请林雨桐来的事。

林雨桐转了话题,“我们还不知道,要来的其他嘉宾是谁呢。”

节目组成员,这个问题干嘛叫我来回答?她只含混的道,“我主要负责俞老师和林姐这边,其他的还不清楚。不过好像有林姐的熟人……”

我的熟人……可不多!

结果到的时候才发现,人家已经到了。

除了节目常驻的主持人一男一女这异性闺蜜之外,剩下的四个人里,有两个林雨桐都认识。

一个是江月白,跟她搭档的闺蜜叫乌燕,是个现在还比较红的一位。

江月白给两人介绍,“乌燕是我的大学同学。”

怪不得呢!一个成了阔太太,一个在圈里摸爬滚打。本来江月白已经不怎么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不是在之前,跟着林雨桐曝光了一次么,这不,就马上被拉出来重新溜溜了。这个乌燕还挺有心眼的,估计是多少知道一些麻道的背景吧。

两人在圈里身份地位天差地别,但看乌燕说话,却处处以江白月为先,捧着她,就知道这位是那种聪明会做人的人。

跟这边打了招呼,林雨桐也跟俞红介绍了一下。

那边李默就笑着过来,“林姐,又见面了。”

镜头开着呢,林雨桐不远不近的跟她握手了一下,她带的好像是个新人,很年轻的小伙子。李默介绍了小伙子叫什么,林雨桐都没怎么记住。

还是那位叫万和的男主持人出来道,“我们都叫他小古。”

“对,俞老师,林姐,叫我小古就行。”

很乖巧的一男孩子,应该是李弋洋新签的艺人,叫李默带出来遛遛的。

这个节目每一期给闺蜜们出的难题都不太一样,谁也不知道在这里集合之后,节目组会要求怎么做。

丫丫一路跟着过来,他们是站在拍摄组的身后的,看着艺人拍。总得来说,觉得挺受罪的。时时刻刻的都在做戏的感觉。

节目组主要的拍摄地点不在城区,还是放在城外山上的民宿。民宿带当地非常有名,人家给你们地址,然后给了包括主持人在内的四组闺蜜,四种出行方式。现在才中午,赶在晚上之前,你们得到底预订的地点。出行方式抽签决定。

俞红谦让,“你来,你去抽签。”

“俞姐,你来吧。不管哪种,节目组都不会叫好过的。”

边上几个人就笑,那边导演就插话,“还是有难易的区别的,来来来,赶紧的。每组派个人出来抽一张。”

俞红抽过来递给林雨桐:“看看是什么?”

林雨桐一看,上面两个字——派车。

也就是说坐节目组派的车。这应该是最好的一种交通方式了,其他人就呼喊,最好的被抽走了。

俞红摇头,“看着好的未必好,这还不定掉什么坑里了。”

结果剩下的三组分别抽到了摩托车、公交、步行。

摩托车和公交就不说了,步行是俩主持人抽到的,两人跟导演组商量,“就是我们走着去,那我们搭顺风车行不行?反正是你们不提供交通工具情况下,只要不用你们的交通工具,对吧?”

两人很会调节气氛,你来我往的,得到的结果是:不要不搭嘉宾或者节目组的车都行。

就是找纯素人嘛。

这就是个看点了。

万和又十分亲昵的跟林雨桐道,“林姐,本来还想着蹭你们的车的。”

林雨桐就道,“导演那个坏样儿,瞧着最好的,指不定就是最坑的。”

万和马上指着导演,“听听!您那坏样儿已经人尽皆知了。”

果然,一出去就看到给林雨桐和俞红的车,像是从废车场翻出来的二十八手夏利。

俞红还挺怀念,“当年我最早的一辆车就是夏利!”

这得自己开车的,可这自出漏风摇摇晃晃这个劲儿,“还能用吗?”

导演在后面补充,“从一废车场找出来的,叫人修了三天,开过来的路上坏了四次,反正开到了!”

俞红也指着导演笑:“果然,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林雨桐开了车,后面跟的是摄制组和两人带来的人。一路上慢慢跟着。

丫丫坐在后面,朝前看。今儿这天比较热,但是那车里没有空调。常欣抱着水,“早知道就不来了,这个节目可真折腾人。”

果然,还在环城路上呢,车子就动不了了。

半路上停车,边上车来车往的,其实这是非常危险的。

丫丫前面的动不了,后面的就没法子。修车丫丫也会,换轮胎干啥的,啥都会。她急着往前去,找那拍摄组和跟着的副导演,“车坏了,跟路人求助修车……我当这个路人……”

大太阳底下晒着,不难受呀!

俞红低声跟林雨桐道,“你家这孩子心疼你呢。”

林雨桐左右看看,也舍不得孩子来修车呀。这破车修了也没用呀!

她朝丫丫摆摆手,然后跟俞红装模作样的商量,“干脆不修了,走过去,转过那个街道应该就是菜市场。刚才看见好几个拉菜的车都朝那边走了。”

俞红打开点子地图,“对!那里是个蔬菜批发市场。”

“咱从这里走过去,最多二十分钟。到了菜市场,那交通工具就多了……”

副导演也不拦着,不管采取什么,得叫节目有看点。去从菜市场借车,这个不难。

是不难,菜市场出现了明星,被围堵了一翻之后,就借到了一辆三轮车。两人开着三轮车,奔着目的地去的,到的时候连主持人都没到。

因着路上风吹的都乱了,这不得先去洗澡吗?这一段肯定不播呀!

民宿安排的其实挺好的,拍摄的时候,闺蜜是住在一起的,机器都放好了。但其实,该去哪里睡还去哪里睡。一户住两个艺人以及她们各自的工作人员,地方比较紧。两三个人一个房间,自然是林雨桐和丫丫都安排到一起了。

林雨桐得先去洗澡,换了衣服出来不还得拍吗?丫丫就在外面帮着从皮箱里拿衣服,“……根本就不应该来。节目组太过分了,又不是只年轻人的综艺,还有俞老师呢。那么大的年龄,都六十多了。”

那三轮车一个敢开,一个敢坐,一路走的小路,这要是出事了怎么办。一路上提心吊胆的,差点吓死人了。

正说着呢,突然想起什么,退了卫生间门就进去,“等一下……”

林雨桐还没脱衣服呢,才把头发散开。

丫丫在卫生间里这里看那里看的,林雨桐这才明白,她是怕偷拍吧。

这是民宿,到底不是酒店。现在这科技又发达,所以出来就很危险。

但是林雨桐是干嘛的?这些东西逃不过她的眼睛,之前进来,她已经习惯性的观察过了。只是现在她面上不显,由着她查。

可查完了她还不放心,把她自己的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把雨伞和一块防雨布。将半折叠伞半撑开,挂在淋浴头的上方,再给上面罩上一层防雨布,“好了!”

这孩子到底是经历过什么,导致她的戒备心这么重,在家里一年,她不怎么戒备家里人,但是一出门,她的戒备功能自动打开。

林雨桐没有表现出异样,而是在外面换了睡衣,不是脱了衣服直接换睡裙,而是把睡衣从下往上套,套到身上了,才把里面的衣服脱下来,绝对不会漏。

洗澡的时候,钻到那个防雨布里了,这才把睡衣脱了手伸出来放在边上的板凳上,洗好了,再把手伸出来拿衣服,套上再出来。

这玩意除非淋浴的花洒上装监控,肯定是拍不到什么的。

化妆师过来的时候,看见那玩意愣了半天,“林姐,您那是什么东西呀?”

丫丫眼神有点慌,怕被人看穿一样。

林雨桐就道:“蒸汽都圈在里面,就跟做了一次桑拿一样,对皮肤好。”

是吗?

您这个蒸桑拿的方式,当真是闻所未闻了。

里面正说着呢,常欣急匆匆的过来了,说是乌燕的经纪人,跟节目组吵起来了。因为乌燕知名度比较高,一进村子,就被人给认出来了,围了好些人,有粉丝过来要签名,求拥抱,谁知道这附近的村民里有个男的,五大三粗的,挤过来抱了乌燕不算,还抱着不撒手,做了很多不文雅的动作,保镖被挡着没挤上前来,经纪人就火了,跟节目组吵的不可开交。

丫丫面色大变,很有些坐立不安。

林雨桐拉着她的手不停的拍,没事,不是谁都是乌燕的。肯定不会遭遇这种事,但她的担心半点没减少。

也因为这事,本来晚上还要拍的,只能延后一天,等节目组和乌燕去处理这件事。

这事该说谁呢?

俞红年纪大了,一路颠簸也没休息,正好修整一天。林雨桐和丫丫就没啥事了,晚上两人出去当地人用山上的菌菇做的汽锅鸡。

这里还是有很多游客来避暑的,有认出林雨桐的,也知道这里有节目组,就是打个招呼,有些人要合影就给合个影,总的来说,没什么太过分的人,基本不怎么受干扰。

可丫丫还是紧绷着,每一个靠近的陌生人,都叫她紧张不已。

她之前也出去,早上出去晚上回,应该并没有很明显的社交恐惧问题。她跟自己出来,才这样的。换言之,她怕自己这个大明星在外面被人欺负。

“吃吧,这玩意在别的地方可吃不了这么地道的。”林雨桐给她夹菜,桌上还有带来的其他人呢,她也没法单独跟孩子说什么。

化妆师跟着林雨桐的时间比较长了,她就比较放得开,跟林雨桐道,“林姐,您发现没?其实只有丫丫跟您长的最像。文竹都是像金教授的多。你们俩五官得有四五分像。只是您的棱角更柔和些,丫丫的就显得凌厉!”

“是吗?”林雨桐看丫丫,“我一直觉得她的眼睛像我。”

“眼睛只看形状是像,但眼神不一样。您发起火来,不言语的时候那眼神怕的很。”丫丫虽然看着冷酷,可眼神里没那感觉,“气质不一样。”说着又说丫丫,“说真的,不换个风格吗?咱们的形象设计师不介意免费操刀的。”

丫丫摇头,“我还在上学。”

“妹妹!”设计师走的是御姐风,那说话带着几分妖娆气儿,“这上大学才得更注意形象。这谈恋爱先谈的是外形气质……”

“太肤浅,不谈也罢。”一句话把人给怼回去了。

其他人就笑,御姐拉着塑料凳子朝丫丫靠近了一点,“妹妹,男人都是肤浅的,你这话容易找不到对象的。”

我也没想着要找对象。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种心理上的厌恶。

林雨桐看着她放在嘴边的鸡肉又放回盘子里,就马上转移了话题,问形象设计师,“明儿以简单舒适为主,这里是大山,活动得在山里吧。”

设计师嗯嗯嗯的点头,“您个子高,怎么穿都行。”

吃了饭,转悠了一会子,回去的时候俞红那边都休息了。这边也没吵,个子回房睡觉。

都躺下了,丫丫翻来复去的睡不着,林雨桐才道,“我把易拉罐瓶子在门口放着呢,放心睡吧。”

丫丫躺平,低声道,“我回老家,去了一趟监狱。”

林雨桐‘嗯’了一声,“猜到了。”

“当年的事……我知道了。”丫丫到底是说出了口,然后问了一句,“叫你面对我,很难吧?”

林雨桐倒是没想到陈刚真敢说,她沉默了一下才道,“面对你不难,面对自己的过往才最难。你先得正确的面对,才能坦然,才能从容。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只要肯学着去面对。”

丫丫没有说话,这话是说她,也是说自己。

她发现自己有问题,她在点化她,让她学着正确的去面对。

可怎样的面对才是正确的,她不知道。她觉得她有些话对,有些话又不对。自己是得学着面对自己,但更得学着面对她。

第二天得拍摄了,四组人才重新聚集在一起。

跳过那些道歉的废话,就正式的进入录制。闺蜜在一起常做的事,不外乎那么几个:吃饭、聊天、逛街、美容。

给你们一些采购任务,然后采购去吧。山下面就是集市,给的采购单子上列的东西也是千奇百怪。

俞红本来就是被拉来救场的,然后昨天又发生那样的事,她就比较抗拒这次的节目组,完全没有说想着好好的怎么去做,就是出镜头,完成个任务而已。再说了,最后剪辑完,估计是另外两边的镜头多些。李默带了新人,能用新人,估计那边是带薪入组的,乌燕又比较有名气,再加上江月白豪门太太,怎么说也比这边有看头。

知道这个潜在的规矩,两人就都是应付。

要买什么就买呀。比如山珍,这个难为不了两人,品种两人分的特别清楚。然后再你来我往的讲讲价钱。比如辨别茶叶,什么样的普洱是上品,林雨桐打眼一看就出来了。再就是药材三七,林雨桐难得的瞧见了野生的三七,品相还不错。林雨桐赶紧跟人家预订,节目组给的钱少,买不了多少。剩下的林雨桐自己包圆了,“这可是好东西,美容养颜抗衰老,血管清道夫呀,用这个泡酒也好,或是炖汤,乌鸡煲、三七藕汁蒸鸡、三七根须炖鸡……用处大了去了。回头我炮制好了,送您一些。”

俞红连声道谢,“你对药材的认识很深呀!”

“医食同源,可不得多学学吗?”两人说着话,林雨桐还顺手买了一筐子三七芽,“这个回去用水抄了凉拌着吃,离了这个地方再想吃这个可难了。”

然后又是买活鸡,又是买活鱼,回去又得帮厨,这些对林雨桐不难,对俞红这个在家也给孩子做饭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也不难。两人把自家买的食材回去做成菜,分给摄制组的人吃了,剩下的两人摆在外面的亭子里,吃了饭,喝着茶,闲聊。

节目组估计跟人家美容品牌合作了,推什么花露精油。两人也不做脸,就做个手部美容就行了。她们聊她们的,边上的美容师做自己的。两人偶尔问一句美容师,这东西什么效果啊,然后穿插两句自己的感受,做完就完了。

这才半下午,反正节目组安排的就算是彻底的结束了。回去收拾行李,别的组要拍到什么时候她们也不确定,只等对方回来,何在一起拍了个结束语,这一期到这里俞红和林雨桐的就结束了。

如今天晚了,原本想着过了这一晚上,明天就能回城里。想走的走,想留的还能继续留。结果半夜里,出事了。

丫丫本就睡觉轻,外面有点动静就醒来了。这里是山里,雨多来的又突然,夜里说下就下了。这民宿是个两层的仿古建筑,很有当地的特色。她们的房间在二楼,两边都有挑出去的大阳台,通往阳台的门都是玻璃门,通透。

晚上林雨桐把门窗检查了一遍,其实夜里气温还是不高的,就怕半夜起风下雨骤然降温。

起风的时候林雨桐知道,结果她这边才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呲呲呲的,像是摩擦什么的声音。丫丫蹭的坐起来,抬手就摸枕头下面。可惜,她枕头下面什么都没有,她现在都不带刀了。

林雨桐赶紧去了,‘嘘’了一声,给保镖打电话,不管外面有什么没什么,看看没什么要紧。

结果保镖起来一看,没什么。还敲了林雨桐的门,“林姐,我就在门外。起风了,雨挺大的,倒是没什么人。”

“睡觉都警醒着点,不知道会不会有山洪。”她忧心的是这个。

里面一说话,那呲呲呲的声音倒是听不见了。

保镖也没在山里住过,也不知道这山洪是什么样的,这么一提醒,她回去就都叫起来,换上衣服再睡也不迟。

林雨桐叫丫丫睡,“我看着呢,你睡吧。”说着也换了衣服,她觉得两边的阳台得看看去。虽然那种声音没有了。

丫丫哪里会再睡,利索的套了衣服。林雨桐去了一侧的阳台,丫丫顺势就去了另一侧。结果林雨桐这才还没看清楚个啥呢,就听见丫丫尖叫一声,她吓的快速的跑过去,就见丫丫指着楼下,“人——人——人掉下去了——”

林雨桐一把将人抱住,用手机里的光往留下照,楼下一人,正抱着腿压|抑着呻|吟声。她拍了拍丫丫,“没事,就摔断腿了,跟咱们不相干。”

正说着呢,拍门声响起,俞红那边的人也起来了,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没电了。俞红披着衣服转过来。

这么多人,丫丫才说呢,“我一到阳台,就看见那边阳台的围栏上骑着一个人,不在我们这屋的阳台这边……我被吓了一跳,他也被吓了一跳,然后我吓的叫出来了,他手一松就掉下去了。”

这人,民宿的主人已经带到大厅里去了。

老板也委屈的不行,“这人我不认识呀!今儿就是进来问了个路,我也没在意。这边是不住外人的……他怎么进来的我都不知道……这肯定不是我们本地人。”

这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长的瘦小猥琐,这个点报警,警察也来不了,就只这么捆着,腿林雨桐看了,留不下后遗症,就是二楼摔的,没摔到脑袋。

不过节目组的人还是被暴怒的俞红给找来了,“已经出事了,还能不能保证大家的安全。这是人家睡觉警醒,这要不警醒呢?今晚着又是风又是雨的,喊救命都没人听的到。”

不至于的!

林雨桐伸手拿这人挂在脖子上的东西,这是相机,“还很专业!”

不是狗仔,也是被人雇佣了来拍黑料的。

可是,这里就住了自己和俞红,身上简直没有有黑料的地方呀。

“误会!误会!”这人终于忍着疼说话了,“这就是误会,我是林姐的粉丝,就是来找林姐要签名的。”

丫丫的脸都白了,是冲着自己这间屋子来的。

林雨桐信了这人的才有鬼:“我带着我女儿,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都是女性。我生了三个孩子,证明我各方面取向正常。我身体健康,没有不良嗜好,我这里,有什么值得你拍的?再就是俞红俞老师,六十多了,跟绯闻都不搭嘎呀。我跟你说,你现在最好说实话,要不然,只凭你吓着了我女儿,我就能告的这辈子别想安宁。”

这人都快哭了,要是能动,他早都跪下了,“林姐!林姐!求求你,饶了我吧。我说实话,我说实话还不行吗?我确实不是冲着林姐和俞老师来的,我是冲着江月白来的。有人给钱,叫我拍江月白的!”

拍江月白什么?

导演觉得这个事情严重,“我这就亲自去请江女士。”

江月白就住在这栋民宿的对面,中间隔着一条山路而已。这边民宿的老板给对面的老板打电话,叫他们起来开门,别闹的太大,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

门开了,导演带着人过去了。然后对面的灯亮了一片。这边不由的都朝对面看过去。林雨桐的眼神不错,然后就看到对面的二楼,有人上了阳台,好像还光着膀子,然后从一边的阳台,翻越到了另一边阳台。

俞红的助理是她的亲侄女,这位大姐也是心直口快,“今晚怎么回事?流行翻阳台了?那屋住的谁呀?”

俞红瞪了一眼,然后跟林雨桐道,“我看咱都休息吧。这边交给导演处理。”

是啊!发现人家的j情不是好事情。

回屋后,丫丫才问说:“那个江月白是之前去咱们家的那位麻伯伯的……”

对!

“不是说那位伯伯不是一般人吗?谁敢搜集这样的黑料?”

黑料不黑料的林雨桐说不好,她只盼着,这事真像是看上去的那般简单……

乐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